首页 兴安在线 文化周刊 文苑

乌兰牧骑情缘

2019-01-04 17:55 兴安日报

马玉光

人的一生,在暮年回首之时,总有一段日子,让你心潮彭拜,热血沸腾,刻骨铭心,我想那就是我在乌兰牧骑工作时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六十年前,我跟随乌兰浩特第一中学的音乐老师,也是第一中学文艺宣传队的队长——李彤老师,参加了科右前旗文工团,也就是后来的科右前旗乌兰牧骑,成为乌兰牧骑的第一批演员。转眼六十年过去了,但是在乌兰牧骑工作生活的那段经历,至今历历在目。那时我们每天早起,练功,练声,十分刻苦,排练也特别认真。条件虽然艰苦,但是我们心中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为人民服务”,牢记使命,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精神指引着我们。

当年交通不便,没有公路,更没有运输工具,我们去农牧区演出,马车、牛车拉着服装和道具,我们只能靠两条腿了,队员们风趣地说:开上“十一路”汽车,前进!精神饱满的把排练好的文艺节目送给农牧民。那时的演出条件之艰苦,现代人是无法想象的,正如习主席给《乌兰牧骑队员的一封信》中所说:六十年来,一代代乌兰牧骑队员迎风雪、冒寒暑,长期在戈壁、草原上辗转跋涉,以天为幕布,以地为舞台,为广大农牧民送去了欢乐和文明,传递了党的声音和关怀……条件虽然艰苦,可看到农牧民的热情,路途的疲劳顿时就云飞雾散了。

农牧民听说乌兰牧骑来了,就会骑马或者赶着勒勒车,带上老人和孩子赶来,那温馨的一幕,终身难忘。我们全身心为农牧民演节目,他们报以热烈的掌声。三年自然灾害时,所到之处,农牧民把最好的食物拿出来,记得那年去察尔森演出,乡亲们用麻子油烙饼,油放的多,我们也是吃多了,演歌剧《三月三》都笑台了,李彤老师“慧芳啊!慧芳……”然后就忍不住哈哈大笑,止不住的笑,演不下去了,第二天,我们又重演了一场。

乌兰浩特东到乌兰哈达,西到碧玉山农业合作社,远到阿尔山、伊尔施,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我们不但要到农牧民区演出,还经常参加汇演、调演,其中王红玉和胡秉君(胡砚)的相声深受欢迎和喜爱。参加呼伦贝尔盟文艺汇演获得了二等奖,曾被侯宝林大师的说唱团选中,机缘巧合下,错失深造良机。

我是乌兰牧骑的播音员、出纳员兼文书,那段时间,让我得到了锻炼,也学到了许多本领,以至于无论我以后干任何工作,都游刃有余,受益终身。乌兰牧骑实现了我儿时的梦想,我接触电影比较早,父亲1946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内蒙军区后勤部就在乌兰浩特铁西,每周都来大汽车到家属队接我们去看电影,父亲是部队的文化教员,不仅歌唱的好,会好几种乐器,还会跳苏联红军舞、马刀舞,多才多艺。

在这样的艺术氛围内熏陶下,我从小就有一个当演员的梦想,后来我报考长春电影学院,由于家里的缘故,政审不合格,当演员的梦想就破灭了。乌兰牧骑实现了我当演员的梦想,不仅能展现自己的才华,还磨练了我的意志。为了演好角色,刻苦学习,潜心研究,看《演员自我修养》,创造典型,性格鲜明。这些方法,我传授给我的女儿,现在女儿是国家一级演员,呼伦贝尔歌舞剧团的导演。

我把乌兰牧骑精神带到我以后的工作中,文化馆做群众文化工作,经常到基层演出,为农牧民理过发,看过病,讲过革命故事,送过书。由于儿女都在北京,我现在定居北京,去年夏天,我回乌兰浩特探亲访友,还和乌兰牧骑的巴根团长、冯华、胡砚等老同志聚会,一起回忆过去,畅谈当下,我们仿佛又回到了那风华正茂的年代,心情特别愉悦。我的侄女特意开车拉我去乌兰牧骑宫参观,看着气势宏伟的乌兰牧骑宫,真是感慨万千,激动之余,拍照留下精彩瞬间。

乌兰牧骑,我今生今世的爱恋……

责任编辑:张文静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