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兴安在线 文化周刊 文苑

老树

2018-12-11 10:55 兴安日报

林杰   

老树醒了,在湖边,在嫣红的朝霞里。

太阳从毛都湖的尽头探出脸来,染红了湖顶的天空。那云红的像枫叶,仿佛一片一片就要落进湖里了。早起的鸟儿围着老树叽叽喳喳,飞来飞去的闹着。老树张着嘴型的枝丫,努力伸展着弓形的身体。想着再和小鸟做做游戏,再挥舞一下满是皱纹的手臂。可是,它太老了,太虚弱了。黝黑虬曲的身体在霞光中努力支撑着,战栗着,随时都会扑倒在那片见证它一生的泥土里。

在哪一年?真的记不清了!只记得那轰隆隆的雷声很响,响到震醒了躲在泥土里冬眠的小树籽。它怯怯地从土里探出头来,抖颤着睁开了眼睛,初面人世了。

春天的风暖暖地吹着,初涨的湖水在微风下滉漾着。纤草初渥,脚下的春泥几乎在升起一种柔声的歌。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是蓬蓬勃勃的。小树籽兴奋着,成长着。枝干挺拔起来了,满身抽出绒绒的绿芽。当夏日踏着火焰的舞步,风风火火到来的时候,彻底点燃了小树籽雪藏在心中的激情。洋溢着对成长的渴望,那芽,那满树满枝的芽,痛痛快快地长成了一片片绿色的叶子和枝丫。

伴随着春花秋月,迎送着来来往往的秋燕。小树籽长大了,长成了参天大树。它有着挺直粗壮的树干,有着众多坚实的枝丫,有着浓绿茂密的叶子。它包容庇护着在身上搭巢筑窝的鸟虫蜂蝶,和那钻进树叶中的风和雨。于是,鸟鸣、风声、雨声,都成了优美幸福的词语,传颂着树的豁达和温情。

有光、有风、有雨的日子,大树是参天的“伟丈夫”。没光、没雨、没风的时候,它自己就是光。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大树把所有的欢乐,所有的美丽、寒冷、干渴、无奈与寂寞,统统存入了年轮。一层松一层紧,一圈淡一圈深,都妥妥帖帖地放进了树的心里。

叶子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树干弯了,枝丫一根根脱落。表皮黑了,起了深深的褶皱。大树,这挺立在毛都湖边的“伟丈夫”,终于在时间中老去了。它成了一棵老树,一棵老态龙钟的枯木。

牵着毛都湖天空流连的云影,聆听着熟悉的鸟唱蜂鸣,老树将轰然倒下。风霜雨雪中,老树终将化做毛都湖边的一撮泥土!

老树!这历经风雨的老树啊!

霞光里,有一句词在湖面上慢慢浮起: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