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兴安在线 文化周刊 文苑

“大爷”

2018-11-09 16:10 兴安日报

孙政

在乌兰浩特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如果你听见有人喊“大爷”,那一定不是谁家的亲戚来串门了,而是对我师父的一个尊称。师父个子不高,身材微胖,剃了卡尺,略显沧桑的脸上镶嵌着高挺的鼻子和薄薄的嘴唇,再配上黝黑的皮肤,让他怎么看都是一个平凡的邻家大叔,但只要仔细观察,任何人都能从他炯炯有神的双眼中看到睿智和果决。他就是汪建山,乌市警界的一个传奇!

“大爷”的相貌虽然普通但他的事迹却并不普通,他享有二级英模的荣誉(乌市唯一一个)。2013年“301”特大校园杀人案,2016年系列砸车盗窃案都在他的指导下成功告破,在他二十余年的从警生涯中,经他手挽回的公私财物多达3000余万元,破获的大案要案不胜枚举。但今天,我不再赘述这些,因为对于我们六中队而言,他不只是一个破案专家,更是我们严厉的师长,慈爱的父兄。说实话,刚来“重案六组”时很不适应,因为我们的“大爷”千好万好只有一样不好,那就是脾气。中队的传统是只要接到案件,大家必须讨论分析,有讨论,就必然有分歧,有分歧,就必然有争执。毫无疑问,所有的争执都会以“大爷”的胜利而告终。开始时,我不服气,总是想,你总是这么自信 ,难道你就都是对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引发争执的原因不是“大爷”的脾气,而是自己的幼稚,因为无数次的事实证明了,“大爷”的思路都是正确的,不论是侦查还是审讯,他总能发现那些不易察觉的蛛丝马迹。只要跟着他走,不论什么样的疑难案件都会迎刃而解。

其实火爆脾气只是“大爷”的外在表现,他的心思细腻柔软,只是他永远不会用语言去表达,而只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大爷”今年53岁,队里的几个同事包括我在内都是80后90后的龙精虎猛的大小伙子,在身体层面我们都比“大爷”强壮得多,但毫无疑问在“大爷”心里我们都是孩子,每次抓捕不论抓捕对象是谁,危险系数有多大,“大爷”总是走在第一个,用身体把我们挡在后面,每当我们想走在他前面时,他都拒绝的不容置疑。此时此刻在我眼中他仿佛不再是一个老刑警,不再是我们的师父,而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势必要让所有的危险与我们隔开,都由他独自去扛,这样的事,很多,但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温暖。

从小我们接受的教育都是要舍小家为大家,但真正做到毫无私心的人,不多。可“大爷”做到了,不久前我和队里的同事去往某地押解逃犯。由于时间仓促,我们没有买到直达乌市的车票,当时心里很忐忑,因为我知道,多在外面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我给“大爷”打了电话,他只说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但是当我走出站台的那一刻,感动的心情竟然无以复加,“大爷”竟然已经在出站口等候我们多时,当时是早上8点,而乌市距离这里又有近百公里的车程,“大爷”要起多早可想而知,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为了不耽误同事用车,他是用自己的私家车来接的我们,当坐进车里的时候我高悬着的心落地了。因为我知道,我到家了。在六中队,有“大爷”的地方就是家。

说了这么多,我想除了我们内部人员以外,所有人都认为“大爷”是个身强体壮的人吧,那就错了,他患有心脏病、糖尿病等多种疾病,还是一个肝癌晚期患者。除了要不时与犯罪分子作斗争,更要时时与病魔作斗争,可就是这样一个老人,一个病人,却任劳任怨。因为工作性质的特殊性,起早贪黑对我们是家常便饭,但不论加班到几点,只要“重案六组”的灯还亮着,“大爷”就一定还在,即使因为疾病的原因,“大爷”有时不得不前往北京治病,但住院期间只要有案件发生,“重案六组”的讨论群里就会呈现信息爆炸的趋势。不用看,这又是“大爷”在给我们出谋划策了。其实不只是六中队,只要你有乌市刑警队的朋友,如果你对他说想听“大爷”的故事,他都可以讲出很多。而我相信,故事讲完时,每个讲述者的心里都是热的,眼里都是湿的。

“大爷”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不高大却伟岸,不强壮却强大。自己的病痛可以弃之不顾,但社会上的疑难杂症必须清除。他不是超人,不能气吞万里如虎,但却不乏丰功伟绩,很少穿警服却能让所有人感受到正义的力量!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