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兴安在线 文化周刊 文苑

答案

2018-11-09 16:10 兴安日报

张君

站在灯光明亮的舞台中间,随着音乐响起,一位身着蒙古袍的女孩翩翩起舞,抖肩、翻腕,青春洋溢的笑脸,热情奔放的舞步将观众带到绿色的大草原。鲜花堆满舞台,欢呼声、喝彩声此起彼伏,此时此刻,排练的劳累烟消云散。转眼间,行走在霓虹灯闪烁的街道,穿梭在人潮拥挤的高楼大厦,不时被行人认出,她不是演员乌日娜吗?签名,拥抱,合影,心中的喜悦如沸水翻滚,咯咯笑醒了,猛然睁开眼,慈祥的姥姥正饱含爱意地望着她,还有一碗浓香四溢的奶茶,姥姥亲手熬制的。做梦了吧!是梦。城市的清晨怎会这么清新,城市的天空怎会这么高远!她这次回来,满腹心事,姥姥看在心里。

作为名牌艺术院校的高才生,能唱会跳,能拉会弹,自然成了各个文艺团体争抢的对象。这些单位为表诚意,纷纷开出优惠的条件,有分房子的,有给落户的,还有公派出国留学的。同学们既羡慕又不解,“如果是我立马签约,你那个小镇有什么好发展的?大城市才有更大的舞台。”乌日娜也曾有过片刻的动心,可是冥冥之中总好像有个声音将她呼唤,回家吧!

毕业典礼结束,乌日娜匆忙回到家。乌日娜的父母都是乌兰牧骑的老演员,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都在乡下,她从小就跟着爸爸妈妈一路颠簸,坐着勒勒车,顶着严寒,冒着酷暑,从一个蒙古包辗转到另一个蒙古包。因为小,从未觉得苦,反而耳濡目染能歌善舞,不到5岁,就能表演节目,成了乌兰牧骑最小的演员。牧民喜欢她聪明伶俐的样子,演出结束后,拿给她新鲜的牛奶,香脆的炒米,劲道的牛肉干……她还和牧民家年龄相仿的孩子成了伙伴。  

眨眼间,爸爸妈妈在乌兰牧骑工作了二十多年,她也考上重点艺术院校。这期间,乌兰阿姨去北京了,阿如汗叔叔去广州了,还有哈斯阿姨下海了,可是爸爸妈妈从没有离开过乌兰牧骑。乌兰阿姨临走时对乌日娜的妈妈说:“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告诉我……”阿如汗叔叔总打电话,讲述大城市有多繁华,他们去香港演出有多受欢迎。妈妈都报之一笑。年少时乌日娜问过妈妈,为什么不和爸爸出去呢?妈妈总是笑而不语。爸爸对乌日娜说,长大后她就会明白的。这么多年,乌日娜一直没有弄清楚。而今,面临人生重要的抉择,她极其困惑,而妈妈只有一句话,尊重内心的感受吧!也许姥姥能给出她想要的答案。

二十多年过去,曾经的牧区早已变了模样,不变的是姥姥慈爱的样子。夜晚来临的时候,依偎在姥姥身边,将这么多年的疑问都一股脑地抛给姥姥,姥姥不声不语,从衣柜的最底层拿出一面红旗,乌日娜不解。姥姥娓娓道来:“你妈妈3岁那年,也就是1975年寒冬的一天,白天你妈妈还活蹦乱跳,到了晚上开始高烧不止,家里什么药都没有,你姥爷还去了很远的地方办事。我眼睁睁看着你妈妈一点点失去了意识,坐立不安,束手无策。方圆数十公里也没有一户人家,这里距最近的卫生院,快马加鞭也需要两个半小时才能到达。我紧紧抱着你妈妈,只能以泪洗面,在心中祈祷长生天保佑。这时,我听到外面有人马走动的声音,原来是乌兰牧骑的演员们,演出结束后,他们准备赶到另一个地方。行走在无边无际的冬日草原,他们饥寒交迫,希望到蒙古包里喝一碗热奶茶。他们的女队长看到我抱着奄奄一息的孩子,顾不上寒冷和口渴,赶紧从随身携带的‘百宝箱’里拿出退烧药递给我。给你妈妈喂了退烧药后,手还没有暖热的队员们立刻抱着你妈妈、拉着我上了马车,向卫生院奔去。天已经完全黑了,寒风中,马车在疾驰。你妈妈烧得更厉害了,昏迷中一直喊着冷啊冷。为了保暖,大伙开始脱外套,左一件右一件地往她身上盖。然而,她仍然在瑟瑟发抖。有名队员急中生智,扯下了在风中猎猎作响的乌兰牧骑的队旗,裹在了她的身上。那是一面鲜红的旗帜,上面是以汉文和蒙古文两种文字书写的大字——乌兰牧骑。黑夜里,马背上,大风中,旗帜包裹着孩子幼小的身躯,分外醒目。幸运的是,我们及时赶到了卫生院,捡回了你妈妈一条命。”

乌日娜陷入深思,似乎明白了妈妈,那爸爸呢?

姥姥长叹一声,继续说道:“你爸爸从小勤奋好学,看见带字的纸张,就缠着大人问个不停。随意丢掉的一个本子,他都视为珍宝,拿着铅笔歪歪扭扭写呀、画呀,可是你爷爷奶奶都大字不识几个,又能教会他什么呢?要不是乌兰牧骑,你爸爸不可能有今天。那时只要有乌兰牧骑演出,你爸爸都早早地去,认真地看。他们编排的小品,他一字不落地能重复下来,表演起来不逊于演员。乌兰牧骑的叔叔阿姨也特别喜欢你爸爸,认为他是个好苗子,每次演出结束,都送给他好多书,教他认生字生词和简单的加减法。鼓励他好好学习,将来考艺术院校。你爸爸小学毕业,你爷爷奶奶就不同意他再继续读书了,让他在家放羊种地。乌兰牧骑的叔叔阿姨知道后,就三番五次到你爷爷家做工作,讲道理。你爸爸不负众望,顺利念完初中,并考上了艺术学校。”

乡村的夜晚宁静如水,乌日娜失眠了,但她找到了心中的答案……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