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兴安在线 文萃周刊 人物

五月里的母亲

2018-05-11 16:38 兴安日报

□连冬明

母亲是一个平凡的人,一辈子没有读过什么书,因为兄弟姐妹九个中她排行第二,又是长女,所以早早地在农村下地干活挣工分贴补家用。她的一生平凡得几乎没有一点波澜,她的日子是柴米油盐,她的日子是家长里短,她的日子是眼前两男一女三个娃。母亲属兔,她的生日农历是四月二十九,阳历是五月,在内蒙古的北方正是春天刚刚到来的时候,母亲常常半开玩笑地说:“四月的兔子满山跑着找青草,注定是忙碌的一生。”但是她不曾想起,五月也是一个温暖的季节,她用前半生的大爱与温情撑起了我们这个家,也温暖了所有身边的人。

因为单位安排我去长沙培训走得急,在机场打电话和母亲告别,母亲依旧还是十几年不变的叮嘱,告诉我少喝酒,告诉我在外面照顾好自己身体。程序性的叮嘱过后,母亲就说:“挂了吧,电话费怪贵的,多给媳妇打打电话,她自己在家带孩子不容易。”这两年外出多,但是无论家里发生多大的事,母亲也不会先给我打一个电话,母亲常说,大儿子靠自己努力有个工作不容易,是公家的人就要把公家的事干好。从长沙回来,我给母亲送去了两盒当地的糕点,母亲高兴地迎我进门,然后看着我手里拿着的东西说:“这是你出门培训带回来的书呀?”我的心紧紧揪了一下,母亲因为糖尿病综合征形成的视网膜病变又加重了,这种症状像是魔咒一样日夜伴随着她,年迈的母亲在这个五月已经无法看清窗前的杏花含苞欲开。

母亲是个要强的人,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家里地少又要供我们姐弟三人读书,生活十分拮据。父亲和母亲就在家里开起了豆腐坊,父亲种地劳作,母亲就赶着驴车拉着我和姐姐其中的一个陪她,南北二屯卖豆腐。那时做小买卖没有高音电喇叭,年轻的母亲也从来不扯着嗓子招呼生意,只是每天五点半准时出发,走着固定的路线,抢在农村人家下地前将生意做到饭口上。五月是做这种小生计最好的季节,坐在车上不会很冷,剩下的豆腐也不会因为高温而变质,可以拿回家晾晒成豆腐干。母亲在上千个晨辉朝霞中重复做着这一件事,她把珍贵的青春韶华留在了忙于生计的乡间路上。靠着日日薄利积累,先后供完了我们姐弟三人的学业,帮助我们成了家。母亲是一个感恩的人,母亲没有上过学,但是却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家族中或是朋友里每个人的生日她都记在了心里,无论长辈或是晚辈过生日,她都会有所表示。这种表示也许是亲自去给长辈祝寿,也许是给平辈电话中的一个问候,也或许是晚辈们手里新煮的鸡蛋。母亲用行动告诉我们,做人要中规中矩、要有情有义。母亲兄弟姊妹多,大多生活在农村,这两年国家对农村扶持力度大,乡下的亲属总是试图通过母亲找我帮忙办一些违反政策的事情,都被母亲断然回绝了。母亲常常告诫我说,做事情要讲原则,要做一个清廉的好干部,别让人戳脊梁骨。就因为这些事情,有些亲属已经渐渐疏远,看着母亲对亲属们常常带有歉意的表达,我不由常常暗自感叹,我有个深明大义的母亲。

母亲老了,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耳朵也越来越不灵了。每到周六,母亲都会早早地催父亲去市场买菜,等儿孙们回去吃饭,但是她几乎从来不特意因为吃饭打电话,用母亲的话说:“无论长多大孩子总归是孩子,不忙的时候就会回来了。”

五月的春风吹得树木发响,走到母亲的楼门口,我嘱咐十三岁的女儿:敲门要大点声,奶奶耳朵不好,听不见敲门,但是敲门不要太急,奶奶穿鞋慢!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