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周刊 文苑

我的母亲

2018-03-09 11:28 兴安日报

我的母亲

曹石丽

都说你牵挂的人在哪个城市,就会忍不住地关注那个城市的天气。电视里的天气预报正在播报呼和浩特市的气温,我驻足凝神听着千里之外城市里的阴晴冷暖,那里有我的妈妈和弟弟一家。当初为了照顾怀孕的儿媳,妈妈收拾衣物疾奔呼市,这一去已经九个年头,孙儿也八岁了,可母亲依然舍不得离开。母亲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说身体不适并且特别想念我的女儿,要回来看看。我知道母亲是不想给弟弟一家添麻烦,弟弟和弟媳都是军医,工作繁忙,照顾不了母亲,我赶紧告诉她,我这个做女儿的早想去接她回来了,快些来吧!

母亲没什么过高的文化水平,这是她一生的遗憾,因此十分自卑,在我们小时就以自身为例教导着让我们成为有文化的人。

母亲和父亲的结合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母亲当时并不喜欢父亲。父亲回忆说,为了获得母亲的青睐,曾无数个夜里不休不眠抽烟苦思写下饱含深情的书信。我曾磨着母亲讲述那段浪漫的时光,可母亲咬牙斜睨着父亲说自己是被骗的,父亲呵呵笑着满脸是窃喜。话说有一次两人在村头小河边谈心,母亲问父亲多大了属相是什么,父亲呆愣了一下反问母亲的年龄和属相,母亲回答属牛,父亲于是利落地回答说和母亲同岁。等婚后随父亲来到东北才在无意之间发现父亲整整大她十岁,从此后父亲多了个名字叫“骗子”。

来到东北的生活是艰辛困苦的,没米没面没钱没亲友。那时,母亲坚忍勤俭的性格得以凸显。手巧的她给我们把旧衣翻新缝制成新衣,或者自己织布给我们做衣服,让我们和别的孩子相差无几。小时候家里孩子多,几乎家家小孩子都是捡姐姐哥哥的旧衣穿,而我和弟弟却总是衣着得体、干净整洁。母亲的厨艺甚好,能把最普通的白菜土豆做成人间最香的饭菜。她最擅长做面食,经常把白面配合清淡小菜做成特色吃食,引来邻居和同事的赞赏。可是,也引来许多吃客,每当这个时候母亲就热情地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招待,我和弟弟嘀咕埋怨母亲的好客。母亲就教导我们说:“朋友相交,不要狭隘短视,一点吃食换来别人的真心相待,这是世界上最划算的事情。”

母亲是个不善表达感情的人,迄今为止我也没听见过她像别人那样娇柔地喊“我的宝贝女儿”。出门在外时很是想念母亲的饭食、气息。我满怀思念和柔情打电话向她诉说着,母亲的一句话把我未诉尽的情感卡在了喉咙里,所有的牵挂思念瞬间灰飞烟灭。“想什么想?有什么可想的?净整那拿腔捏调的事,早点休息好好工作才是正事,挂了吧!”后来才明白母亲不是不牵挂思念,只是害怕她的爱牵绊住我们奋飞的翅膀。母亲老了,不愿意成为我们的负担累赘,经常和父亲说:“你要保重身体,我们两个帮儿女把孩子带大就回自己的小窝,谁家也不去,就待在自己家里。”父亲点头同意。

女儿牵起我的手说:“妈妈,火车到了,我们去接姥姥吧。”我收拾好心情,带着微笑,迈步走向出站口,去接我远归的母亲!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