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周刊 文苑

杀年猪

2018-02-02 09:36 兴安日报

杀年猪

单凌波

有同学说明天杀年猪了,让大家去他家吃猪肉,记忆一下子被带到童年,淳朴熟悉的年味里,总少不了过年猪的肉香及化不开的乡里亲情。

记得儿时,一进腊月,猪声嘶力竭的嚎叫声在小村庄里不时响起,声声凄厉,于我们,却是欣喜若狂,终于要吃上肉了。

猪崽是母亲在正月里就跟有母猪的人家定好的,过了正月就抓回来,估摸着年底正好长成。每日里,母亲精心喂养着猪崽,不敢有丝毫的慢怠,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就指望这头猪出一年的炒菜油呢。猪崽终于不负众望,一天一个样,圆滚滚,胖乎乎。母亲越看越喜欢,喂的也越精心,原本拮据凄惶的日子也就有了盼头,不知不觉,腊月就来了。记得杀猪的前些日子,母亲会给猪改善一下伙食,苞米煮熟泡好,一瓢一瓢喂给猪,那家伙吃的真香,等临近杀猪了,它也预感到了自己的末日,每天敷衍地吃两口,然后又无精打采地走到一边去,吓得母亲说赶紧杀了吧,不然死掉可惜了。帮忙杀猪的邻居或者亲戚朋友是几天前就交代妥了的。凌晨三点或者四点,母亲就起来,烧好满满的一大锅开水,等人来全了,就关了院门,大家包围了猪圈,只见有人伸手试图去抓猪的大腿,早有警惕的猪“噌”的从人的缝隙间窜出来,大家都慌了,七手八脚的你抓一下他抓一下,小院里顿时鸡飞狗跳,乱作一团,撵了一圈又一圈,猪喘息着,警惕着,人呢,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终于,负隅顽抗的猪束手就擒了,众人将猪抬到早就准备好的案板上……

最终,猪被卸成一块块的,我家人贪吃,不管杀多大的猪,从不卖掉一点的,母亲总是将猪肉按自己的想法放好,哪些是留着过年的,哪些是招待客人的。这时候该灌面肠了,一般都是往猪血里加荞面,吃起来口感好,不发黏,母亲切好佐料,又切了一些猪肉,剁碎,一并放到猪血里,继续搅拌,这时候已经有人将猪大肠小肠全部清洗干净开始灌肠了。肠煮好了,捞一根,切成几段,大家人手一段,吃一口,满嘴流油,真香!终于吃饭了,缕缕肉香在小院里飘荡,饭菜上桌,大伙品尝着猪肉,直夸母亲猪喂的好,肉香细腻,哥哥们给客人倒酒,说着感谢的话,客人们喝着大碗酒,高声谈论着明年的光景,小院里响起阵阵爽朗的笑声……那时候,浓浓的人情味是朴实善良的乡亲彼此最好的给予!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