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周刊 旅游

畅游长白山

2017-11-03 08:56 兴安日报

今年10月1日,与侄儿、侄女两家一路欢歌笑语自驾近10个小时,来到我向往已久的长白山。10月2日早6点从宾馆出发,空气凉爽,有雾,驱车约7公里,一边听鸟儿鸣叫,一边欣赏美人松,来到长白山脚下。

购票后,随着长长的队伍缓慢前行。左前方是海拔2700多米的瀑布,我有些畏怯,可孙辈曹天润说:“都来到这里了,还不上去看看瀑布?”一行人默许了他的说法,他在前边带路前往瀑布了。近看,如果李白当年在这里留步,也会留下“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感叹。

看完瀑布下来,坐景区备好的大巴车到第一个中转站——绿渊潭站。可是我们一行人听信了协管员的一席话——只要步行1500米就到的提示,错误地开始了8个人的实际是近1万米的拾阶而上。“无心插柳柳成荫”,沿途看到了小天池。小天池如同少女见到久别亲人时滴落的一滴热泪,晶莹剔透,娇滴滴的在山坳里不肯干涸,好想捧在手里听她诉说离别之苦。在林间行走,整个长白山2000多个树种,它们多么会打扮自己啊!落光叶子的白桦树谦卑的退让,泛红的美人松昂首挺立,绿色的茶树在山风中摇曳……高山茶、柳兰、格桑花在树脚下静静陪伴,为我们一路送来好心情。下了坡,我们就到了绿渊潭。绿渊潭一定是因为绿而得名,它绿得可爱,绿得耀眼,绿得任性,像一块无瑕的翡翠,剔透亮丽。好想摸一摸,贴在脸上凉一凉,沁透心脾,给身心一个愉悦的享受。

乘坐大巴前往下一个中转站。在车上,眼见雾一层层散去,那些浓雾就像调皮的小孩子在追逐嬉戏,摘去彼此的白帽子,戴在他人头上,然后就跑远了,不见了踪影。等丢了帽子的白桦回过神来,又彼此指着“你真讨厌”。

二次中转,大巴车在树影间行走约20分钟,来到天池脚下。仰望北坡长白山“无限风光在险峰”,天池还真是遥不可及,还要坐小越野车方能见到天池本色。坐上天池的小越野车,这是一次“空中飞行”之旅。上路“十八弯”而且以“Z”字形居多,司机朋友一定经过九九八十一难训练过,驾驶技术如此高超,遇到强强对垒处绝对能应对急转弯。在车上,时而立起来,时而半躺着,时而左右摇摆。我感觉随时都有坠入深谷的危险,心怦怦跳得厉害,提到嗓子眼了,又不好说出来,唯恐给孩子们添乱。

30分钟的“空中飞行”,云里雾里来到了天池。

天池,那时一潭净水,水面平静得像一面镜子,她把洁净的蓝天、白云揽入怀抱肆意地亲吻;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娓娓诉说岁月的更迭与沧桑;像一位纯纯的少女把自己打扮得简单、大方而迷人。

下山途中,我没有去森林公园,这些足够了。                 (曹淑艳)

责任编辑:董立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