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周刊 百姓记事

家乡的美味

2017-05-17 10:07 兴安日报红城版

李万发

“端午节你哥还杀猪吗?让他给拿来一块腰条。烀点正脊梁骨肥肉片吃,肉皮、排骨炖点豆角,真想吃农村猪肉了!不知怎么的,买的猪肉啊吃不出香来……”老娘自言自语地说。我说:“现在的猪哪能像过去自家养的猪,一头猪养好几年。一家杀猪,满屯子肉香。”

过去的时候,春天抓来一头小猪仔,一般情况下,当年是杀不了的,得养上一两年,吃的是刷锅水和野菜,没啥粮食。每个村子里都有猪倌,统一放养,喝山泉水,吃野草野菜。每头猪都苗条顺溜,只长个不长肉。要出栏前的半年,才开始加几把苞米料,小猪像打了气似的皮球,迅速膨胀圆润起来。过年了,杀猪了,每头都有二、三百斤,三指厚膘。割一块猪脊和最肥的肉一块烀熟,不带一丝廋肉,切成筷子头厚的薄片,装盘上桌,每一片晶莹滑嫩爽口,像刚出锅的豆腐颤颤巍巍,切一大碗羊角葱花,泡上酱油,蘸上肥肉片,哎呀!那叫一个香啊。——这是老家的做法、老家的吃法、老家的味道。

去年的端午节,哥哥送来半扇猪排,外加一捆羊角葱,绿莹莹的。按照娘的说法,不用高压锅烀肉,改用普通锅自然烀法;不放调料,烀了一块最肥的猪脊,不带一丝廋肉。娘闻到了飘溢的肉香,脸上挂满急切的期盼。开始说起早些年的猪,早些年的年……给娘切了一小碗肥肉片,切了一碗葱泡酱油,只见娘将很大的一片肥肉,沾满酱油,送到嘴里,塌陷的口腔高高鼓起,虽然没有牙,却毫不费力,不一会儿就吃完了一块。吃完第二块我有些担心,娘又抿了一块,吃完第三块我有些害怕,毕竟八十七岁了,当娘要夹第四块时,我小声儿地说:“娘,最后一块了,不能再吃了,咱们明天再吃好吗?”娘没有抬头,一字一句地说道:“吃完这块再吃一块儿!”语气肯定,明显有些不耐烦,不高兴。我伸手去端碗,心想:“坚决不能让娘再吃了!”本来就“三高!”娘抬起头说:“还是老家的猪肉香啊!不像你们买来的猪肉,没滋没味,嚼不动、还不爱消化!”娘伸出的筷子停留在半空,我端着碗呆立在那里,茫然不知所措……我无奈地摇摇头,一脸苦笑地说:“娘说话算数啊,最后一块啦,咱们明天再吃,听话,娘!”娘高兴地连连点头:“好好好!行行行!”一口气,娘吃了五片肥肉。

吃过饭后,休息一会娘就睡着了,听着娘那甜美的鼾声,偶尔说出几句梦话: “老家肥肉片真香儿,我还要吃一片……”我憋不住笑了。

责任编辑:于月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