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周刊 百姓记事

爱串门儿

2017-04-26 09:56 兴安日报红城版

李文义

农村人爱串门儿,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

无论是春秋寒暑,还是清闲忙碌,农村人都会挤出片刻的闲暇,出东家进西家串门儿聊天。若三天两头不串门儿就憋得慌,心里长草般痒痒。

最爱串门儿的当数家庭妇女,她们很少下地干农活,在家忙做一日三餐,伺候老人,照顾孩子,又是鸡鸭鹅狗猪马牛羊驴的三军“司令”,整天都是脚打后脑勺忙得不得消停,却总能忙里偷闲串串门儿,寻得片刻的逍遥。去趟厕所就能到邻家小坐一会儿,撵猪打鸡隔着墙头也能聊上一个时辰,借个盆问个事就要滔滔不绝唠上个把钟头,哄着孙子串门儿更是一举两得的消遣美事。冬夜漫长孤寂,几个女人聚到一起,喝着茶,嗑着瓜子,或织着毛衣,纳着鞋底,唠得唾沫星子乱飞,七百年谷子,八百年糠,都有说不完的话。

4c978f4cc6b0449cb44141d327e19d5c_b_B_BASIC

忙完三秋的男人,进入冬闲也爱串门儿。几个男人碰到一起,围坐炕沿边儿,喝着茶水,抽着旱烟,在满屋飘荡着浓烈的烟雾中,就天南地北的东拉西扯:谈今年的收成、粮食的销售、明年的打算,谈农民政策,发泄对一些事情的不满;谈论儿女们的婚事,谈论家庭琐事、不开心憋气的事……最后,带着些许的满足,拍拍屁股走人回家。

大姑娘、小媳妇串门儿,多是有正事,什么学织毛衣、勾窗帘、纳鞋底、裁剪衣服之类,躲到房屋一角叽叽喳喳。孩子们的串门儿就是一个玩,消磨着过剩的时光,弹玻璃球,打石陀,看画本,下象棋、军旗、跳棋,玩得天黑地暗,玩得乐不思回。

串门儿在农村是由来已久,是农村特殊生活方式形成的。农民没有深宅大院,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也有着藕断丝连的亲缘关系,没有避讳,没有阻隔。更重要的是串门儿是农民精神生活的一部分,是农民相互传递信息的一种便捷方式,走走听听看看聊聊,逐渐形成了乡村精神文化生活特有的方式。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速,随着城乡差别的缩短,串门儿也在农村逐渐消退。几十年间,农村发生着地覆天翻的巨变,那些纯农耕时代的产物,都在缓慢的甚至是急速地消失。随着新时代的大变革,农民串门儿的习惯,也会在不远的将来消失殆尽。那时我们真会怀念这种交流方式了。

责任编辑:于月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