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周刊 百姓记事

陪伴

2017-03-23 08:54 兴安日报红城版

刘宗一 

今天在病房值班的时候,一位大娘来找我说她的丈夫对用的药品不是很适合,手臂起了疹子,而且感觉血管也很疼。我立刻就去把这输液用的药停了,而以口服的药继续对症治疗。也许大娘觉得我平易近人,又仔细地说了她丈夫的病情:大爷过去身体还算健朗,不过自查出肺癌之后便日渐虚弱,目前还正在外院做着化疗,大爷也只是在化疗期间又发现了心房纤颤,才转到我们科先治心脏。 

回到办公室后我又看了看那位大爷的病例,头颅核磁又发现急性脑梗,我不禁叹了囗气,这无疑是雪上加霜。我想那位细心的大娘也应该知道,只是刚才没在病人面前提及,也许是怕大爷有更多的心理负担。大娘对于病情是知情的,不过她更希望能与大爷有更为长久的相伴,哪怕是照顾大爷会很辛苦,却也是岁月中的平平淡淡的幸福。 

我又想起了之前的两个没有救过来的急性大面积心梗的病人,他们来时已是命悬一线的处境,只是他们的家人,尤其是他们的妻子,还是全心全力地希望我们能做出“回天”的事,她们不怕病人的麻烦,不怕病人的拖累,她们只希望辛苦了几十年的洗衣做饭的手还能照顾她们最为惦记的人,她们只希望这个日夜相对的人还能多一些时间的陪伴。 

我也常常因看到病人欢乐的出院而高兴,病人病情的加重而悲伤。这种快乐与悲伤,不仅仅来自于病人的本身,更是来自于病人对于他们的伴侣、他们的家人或是他们的朋友的影响。陪伴本是一种快乐、一份幸福,就算艰苦,也有苦中的慰藉,如果快乐,那也不是一个人的欢畅。 

陪伴,终究是一份情长。

责任编辑:于月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