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周刊 百姓记事

忆母亲

2017-02-08 10:10 兴安日报红城版

59e2194555b34de7b0d746ffdf7ab469_b_B_BASIC

张传华

我对母亲的记忆定格在十二岁那一年。 

母亲瓜子脸、杏核眼、弯弯的眉毛,由于常年劳累腰略显弯,听大姐说母亲年轻时十分漂亮。我们兄妹六个我最小,最小的优越就是可以跟母亲睡一个被窝,冬天每天晚上睡觉,我把冰凉的手脚都放在母亲的身上,母亲总是把我搂入怀里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小时候不管有多冷我都要跟三姐跑出去滑冰。晚上回来小手冻得像馒头似的,手上还裂开了鲜红的血口,疼得我直叫,晚上睡觉的时候感觉到奇痒无比。就在这时候母亲总要蹲在火炉旁,用小锅熬着不知道哪里找来的茄秆,炉火映红了母亲的脸,也呛得母亲直流泪,然后把水倒在盆里,给我先熏一熏,然后一点一点地擦在冻伤上面,真别说这还挺管用的,不一会就觉得手不那么疼了。 

我十一岁那年母亲病了卧床不起,医生说母亲是风湿性心脏病。经过精心调理,第二年的春天,母亲病情渐渐好转,一家人又吃上了有母亲味道的饭菜。那年的九月初八夜里,母亲肚子疼,我们看到母亲被病痛折磨得非常痛苦。我和姐姐拉住母亲手大哭,母亲却说:“乖,不哭,妈妈不能死,你们还没长大。”这是母亲对我们说的最后一句话。 

到医院后母亲被诊断为肠梗阻,需要手术并需要输血,我正要准备输血时,只听走廊里二姐凄惨的一声:“妹——”,不祥的预感让我撒腿跑了出去。二姐站在手术室门口,把我搂住说:“妹,咱没妈了!”那年我十二岁。 

以后的日子就是靠着梦境与母亲短暂相逢,每次梦见母亲都让我欣喜若狂,然后是苦苦哀求:妈妈不要离开我!任凭我怎么哭喊,母亲还是不见了,醒来发现泪水湿透了枕巾。 

慢慢的我长大了,那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搀扶着母亲来到公园里游玩,我告诉母亲:妈妈您放心,您的女儿已经长大…… 

责任编辑:于月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