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周刊 百姓记事

土豆三鲜

2015-11-06 09:10 兴安日报 李秀华

土里土气的土豆,竟能做出美味三鲜,而且在同一张桌上,既当饭又能当菜,听了也许稀奇好笑,其实这也是祖辈相传的美味。

土豆学名称马铃薯,人称地下苹果,属于家常蔬菜。可用它炒土豆片、土豆丝,炖土豆块、土豆条,做土豆酱,烀土豆,烙土豆饼,红烧土豆块,土豆丝与白面搅拌一起炸丸子,土豆炖豆角、炖白菜等。总之,做法不一,吃法多样,香气扑鼻,美味无穷。儿时,妈妈还经常拿扒灰的小铁锹,把大灶坑堂里的余火挠到灶坑门,给我们烧土豆吃……   

记得五、六十年代时,粮食不足,家家生活艰难,根本见不到细粮。“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妈妈为让孩子们也解解馋,就很用心地把土豆洗干净,为节省连土豆皮都不削。用自己家做的铁礤床板,将土豆磨成水面,再用屉布或粗布口袋包好控水,直至控到能包住馅为止,这是第一步。接着,妈妈把洗干净的土豆,放在另一个擦土豆丝的礤床板上,将土豆擦成土豆丝,再放在菜板上用刀剁碎放在盆里,适量加盐、葱花,买不起酱油就放点自家做的大酱,搅拌均匀做馅。那时没有更多的调料,这些就很好了。将土豆面包上土豆馅再拍扁,放在大铁锅里翻烙成馅饼,等菜熬好了一起吃,这是第二步。那时没钱买豆油,为了省猪油,常用一块猪肉皮擦擦锅,烙饼才不易糊锅。第三步是熬土豆菜,往大锅里放点猪油,用葱花炝锅,喷出香味,多放些水、适量放咸盐烧开后,把土豆丝放锅里再烧开锅,土豆丝汤就成了。

当爸爸和我们姐弟四人团团围着炕桌做好准备吃饭时,妈妈给爸爸盛一大碗土豆丝汤,给我们小孩子每人盛一小碗,妈妈说土豆汤管够喝,又指着一大盆土豆馅饼说土豆馅饼管够吃,桌子上摆得满满当当,热气升腾。其实,我和小弟弟早已偷吃半饱了,我怕妈妈说我不懂事,就让小弟弟到妈妈跟前半偷半要,拿回来的馅饼我俩各分一半,猫到屋里门后吃。真解馋啊!先前我和小弟弟围着锅台在妈妈身后转悠,馋得直流口水。

炕桌上既有土豆馅饼的主食,又有土豆丝汤的副食。土豆馅饼颤颤微微,还有光泽,虽然略显发黑,但吃一口特别筋道,很有咬头。嚼着土豆馅饼,喝着土豆丝汤,那个香劲啊,全家高兴极了。妈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这顿饭是土豆饼、土豆馅、土豆汤,简称土豆三鲜。”我们听了“土豆三鲜”这个美名就问妈妈是谁给起的名字,没等妈妈开口爸爸抢着说是你妈妈给起的名字,我们姐弟兄妹哄堂大笑,没想到妈妈没文化可说起话来还文诌诌的。虽说都是土豆做的,可是,味道截然不同,有顶饭的,有顶馅的,有顶菜的,像这样美食佳肴一年也吃不上几回。爸爸咬一口馅饼含在嘴里,边嚼边说:“你妈妈手巧,会做土豆三鲜,你们都愿意吃,那你们就都得好好念书,书读好了,好好研究研究土豆怎么能高产,营养价值怎样......”姐姐懂得爸爸说话的意思,可我和弟弟只是讨好地哼哈答应而已。

在那个缺粮少油的年代,“土豆三鲜”简直就是年夜饭。现在我隔三差五学着妈妈的做法,为我的小家庭做吃,改改口味。如今不用手工了,经机器细加工,土豆面洁白粉细,做熟的馅饼更透亮闪光,能清晰地看到里边是什么馅,同时,也有条件加拌肉和多种佐料。想喝土豆汤,也能任意增添紫菜、海带、虾皮等。时代在发展,“土豆三鲜”也在不断更新换代,越换越味美,越换越有特色。如感到有兴趣,当今正是金秋土豆丰收,我们都可以再做一顿“土豆三鲜”品尝滋味……

责任编辑:朱连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