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频道 国际新闻

美国大选:一些从未有过的新动向正在出现

2015-10-28 15:06 新华网

“关于2016年的美国大选,一些历史上从没有过的新动向正在发生。”日前在北京美国中心举办的一场讲座上,美国俄亥俄州立扬斯敦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系主任保罗·斯拉希克(Paul Sracic)教授这样说。这番评论放在美国共和党身上尤为对症。

“在许多人看来,共和党此次选举的选情是非常难以理解的。”保罗·斯拉希克说,“目前一共有15名共和党人宣布参与总统竞选,这在美国总统大选历史上从未发生过。我们这些政治学家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预测结果。”15名候选人这个数字,还不是共和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竞选唯一的不同寻常的地方。“另一个不同寻常之处是,几乎在所有州的民意调查中,在共和党内,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率都是最高的。”

唐纳德·特朗普是何许人?宣布参选之前,他的身份标签有地产大亨、电视真人秀明星和畅销书作家。他此前并不是一位政客,没有什么从政经历。不仅如此,特朗普还以“大嘴”著称,他不仅公开宣称他已经对“所谓‘政治正确’的废话感到厌烦”,还三番两次公开发表冒犯拉美裔移民、女性的言论。即便如此,他的支持率仍然不低。

保罗·斯拉希克说:“特朗普在共和党内成为支持率领先者,也不是令人意外的事情的全部。支持率紧随特朗普之后的,是小儿神经外科医生本·卡森,他也是一位政治门外汉。支持率排第三位的卡莉·菲奥莉娜是美国一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她也没有从政经历。”

为什么没有从政经历反而能赢得更高的支持率?“我来告诉你们原因是什么。”保罗·斯拉希克教授说,“一个月前,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80%的受访者认为唐纳德·特朗普是说话算话的。可以看出,无论是否同意唐纳德的政见,他们都认为他是一个诚实的人。”

相较于共和党令人意外的选情,民主党的选情则比较传统。

民主党共有5名候选人参与党内总统候选人竞选。全国范围和大多数州的民意调查显示,“前美国第一夫人”、“前美国参议员”、“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目前领跑民主党内的选举。

仅落后于希拉里·克林顿的,是来自佛蒙特州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此人可算是一匹“黑马”。保罗·斯拉希克教授说:“桑德斯其实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民主党人,他是一个独立党派人士,但他喜欢称自己为‘民主党社会主义者’。一个称自己为‘社会主义者’的人能够在总统竞选中获得很多的选票,这也是非常奇怪的。”

美国大选中这些“新动向”,是否可以折射出美国社会正在发生改变的某些趋势?

“现在就作出趋势判断可能有点太早。但是,根据这些新动向,也可以观察出一些端倪。”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保罗·斯拉希克教授说。

“首先,美国的民意似乎是一点向民粹主义的方向发展。他们不信任当权者,认为他们与普通百姓不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中。其次,这些动向也反映出美国民众有点对现状不满。世界正在变化——中国的崛起无疑是这种变化中的一部分——这些变化让美国人有些紧张、有点害怕。要知道,像我这样年纪甚至比我年轻一点的美国人,在我们成长的年代,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超级大国,所以我们比较习惯于我们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现在世界改变了,让我们觉得美国在力量对比中变弱了。人们将这种后果归罪于我们的领导层。他们似乎在寻找强势的领导人。人们想,如果美国有强势的领导人,我们也许可以重返最强大的时候。美国民众也在找寻能给他们答案的人,他们不认为在传统政客那里有答案,所以他们想相信其他人。所以,在这种时刻,他们会选择相信看上去强势、有魅力的类似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的人物。”

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等美国总统候选人,都针对中国发表过激烈言辞。保罗·斯拉希克教授表示,他对中美关系的评估“不会建立在这些候选人对中国的激烈言辞上”。

保罗·斯拉希克说:“如我先前所言,美国人似乎在寻求强势的领导者,他们想看到有人为美国站出来,强势地对待中国和与中国一样强大的国家。因此,为赢得国内支持,候选人会在选举时作出强硬姿态。但在选举结束后,政客们的实际做法会比之前说的更为温和。不仅在美国是这样,在其他国家也是如此。”

保罗·斯拉希克教授对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依然比较乐观,他说:“前一段时间习近平主席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就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保罗·斯拉希克教授还指出,在关注美国的外交政策动向时,不仅要关注总统选举,还应该关注议会选举,因为,“美国宪法规定,总统与国会分享的大多数权力,包括外交事务的权力”。

当美国人在2016年11月进行投票时,他们选择的不仅仅是下一届美国总统是谁,还要选择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到2016年,美国众议院全部345个议席和参议院中100个议席中的三分之一(34个议席)都要改选。

保罗·斯拉希克认为:“根据目前的情况,我们可以预测,在2016年大选之后,美国共和党仍会成为众议院的多数党。但是,参议院的情况就要复杂得多。”他解释说,根据美国的制度,如果想要控制参议院,必须得到60票支持而不是51票,但没有哪一个党能成功地获得60票,这就意味着任何一个党派都很难完全控制参议院。“这非常重要,因为当我们讨论外交政策时,美国参议院比众议院要发挥更大的作用。譬如在大使任免、签署国际公约等事务上,只需美国参议院做出决定即可。”他说。

“即使共和党2016年取得了在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同时竞选美国总统成功,可能依然无法打破华盛顿的政治僵局。这个僵局就是:所有人都在争取自己的利益,但他们却不能到达他们想去的地方。”保罗·斯拉希克说。

责任编辑:聂琳宇

(原标题:美国大选:一些从未有过的新动向正在出现 )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